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ifish水族观赏鱼 门户 ifish资讯 查看内容

除了天堂,死神也近在咫尺 !

2015-12-22 15:45| 发布者: ifish| 查看: 3385| 评论: 0|来自: ifish观赏鱼

摘要: 我几乎忘了呼吸,我从来没见过单一鱼种可以组合成这么多如同彩虹般的色彩 ...



  • 作者:Heiko Bleher(意大利)

  • 译者:Candy Lau

  • © 作者授权ifish刊登,欢迎转发、分享。



为了寻找新种彩虹鱼,我游遍了整个新几内亚岛。其中一个最难到达的原始区域正是位于西巴布亚南部沿岸的埃特纳海湾。


为了到达目的地,我从米兰出发,经过雅加达和索龙,最后到达凯马纳(Kaimana)。这是我第四次造访这个前荷兰的属地。凯马纳市已经蓬勃发展起来,并且拥有一个每年可以处理一百万箱的新的集货港口,以及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络。我和 Ken 还有 Josephine Wiedenhoft 再一次乘坐 Putiraja 大型帆船从凯马纳到达埃特纳湾。即使在印尼友人 Josephine 的协助下,仍然需要花一周的时间来取得航行授权。最后所有的文件签署完毕,而 Josephine 也取得我们需要的燃料和供应品。



从特里同取道进入埃特纳海湾


如果你沿着西巴布亚岛的南海岸线行走,沿途除了特里同海湾你看不到任何小镇。大约20年前,我从特里同湖中捕获了加马加湖虹银汉鱼(Melanotaenia kamaka)和拉加莫拉湖虹银汉鱼(M.lakamora)。特里同湖系包含有加马加湖(Kamaka)、拉加莫拉湖(Lakamora)和埃哇索湖(Aiwaso)等,海拔高度介于700-900米。当时这片区域仍然相当原始,但如今国际保护组织已在当地设立工厂。湾内的一座山丘上有一座称为 Lobo 的小村庄。


从海岸线绵延到海拔约1000米的山脉上都覆盖了美丽的原始森林。我们航行经过许多拥有美丽沙滩的无人岛,然后在下午3点左右,埃特纳湾宽阔的入口便映入眼帘。我们把锚抛在伸入海湾的小半岛旁,看见一间房顶有着十字架的房子。我们驾着我们的小快艇绕着岬角,发现了一个比我们预期还大的乡镇,但它没有被记录在地图上,在谷歌地图上也看不到它的坐标。



埃特纳湾的入口,几乎是一处还没被开发的天堂。

↓↓↓



码头离岸边有点距离,我们必须爬上岸边。Josephine 请求村长 Kepala Desa 帮忙,我们一路被护送到会议室。村长的74位家族成员几乎都携家带口集中在这里;而村长本人则没有在场。我向他们展示了亚马逊杂志中的彩虹鱼照片,但没有人认得它们。这里的人们虽然以许多不同的鱼类作为食物,但是他们对这种小鱼并不熟悉,因为它们并没有食用价值。遗憾的是,我们没有人懂得印尼语,所以无法与他们交谈。我们得知 Kepala Desa 晚上才会回来。当他到家时,我们被邀请到他的家里作客。


Heiko Bleher正在与副村长谈话。

↓↓↓



他会说一点点的英语,在烛光中我们夜谈,我们了解到这片区域几乎和瑞士一样大,这片土地有十多个村庄,村里总共大约有2000个居民。他们分成两个部落:一个是 Napiti,他们住在右岸;另一个是 Manekamoro,他们住在左岸。人们几乎依靠鱼类(主要是石斑鱼及笛鲷)为生,他们也会每个月一次和从凯马纳而来的商人进行交易,通过鱼类交换生活所需的汽油、食用油及西米。另外,他们会在狩猎季节捕猎野鹿和野猪,并种植凤梨、木瓜和一些蔬菜等。这片地区被正式划分成两个区域:埃特纳(Etna)及Jamor。


最后村长告诉我在很高的海拔处有一个木布塔湖(Mbuta Lake)。他说,如果我们有力气攀爬,全程也需要三小时才能抵达。他好心地派了两位 Napiti 部落的向导给我们,他们是 Marcans 和Orgenes。



木布塔湖的海拔高度为1000米,但湖泊几乎已经干涸

↓↓↓



Jabaria河


在我们和 Kepala Desa 展开旅程之前,我花了三个小时去探索附近的小溪流。经测量Jabaria河最宽点为3米多,但深度不超过膝盖位置。

溪流的水流强大而且水质非常清澈。溪流两边几乎长满了竹子,所以小溪非常阴凉。溪流底床为细沙砾。这里没有水生植物,但水里有一些倒木、树枝和落叶。我发现了一些淡水海龙--可能是无棘海龙(Microphis leiaspis),它的头部图案非常迷人,而且沿着身体有着一条亮蓝色的条纹。我也发现了一些虾虎鱼和一条体色耀眼的雄性西蒙氏枝牙鰕虎(Stiphodon semoni)。


傍晚我们探险了Jabaria河

↓↓↓




这是在Jabaria河中捕获的某种无棘海龙(Microphis cf. leiaspis),体色异常亮眼

↓↓↓



在这条河中我们也网到了另外一种淡水海龙,可能是七角海龙(Hippichthys heptagonus)。


我们也发现了两种令人赏心悦目的淡水虾:


第一种:具有红色条纹及深紫体色的网球虾(Atyopsis moluccensis);

第二种:刺足沼虾的近似种(Macrobrachium cf. spinipes)。


这条淡水溪流的水质(测量时间为下午5:00)参数如下:


pH: 7.25

导电率: 199μS/cm

水温: 25.7℃



山上的湖泊


日出时分我和 Marcans、Orgenes 一起徒步到高海拔的木布塔湖。攀爬让我们筋疲力尽,因为山路十分陡峭,我们必须爬过长满植物的岩石。我们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重达20-40kg的行李,里面是我的全套器材、食物和水。虽然我们在40-50米高的树荫下穿过原始森林,温度只有25℃,但我还是爬得满头大汗。经过3小时艰难的长途跋涉后,我们终于到达几乎干涸的木布塔湖附近的山谷,山谷海拔高度为1115米。



为什么我要这么辛苦?


自从1998年我的朋友 Gerald R. Allen 在木布塔湖发现、并于同年将其命名为Pelangia mbutaensis(印尼金刚银汉鱼)的一种独特彩虹鱼后,虹银汉鱼科(Melanotaeniidae)已经包含7个属,而每一属都是单系群(monotypic)。我想亲眼看看这个新发现的品种。我怀疑像石美人(Melanotaenia boesemani)、橙红美人(M. Parva)、电光美人(M. Praecox)、青背红美人(Glossolepis pseudoinasus)和许多其他那些我当初第一次采集,并把它们引荐入水族爱好市场的活体,与市场上现存个体的体色可能会有所不同。


现在我站在这个约10公里长、几乎干涸的湖床南端,这里只剩下一些小溪流和残余的水塘。我必须找到金刚银汉鱼(Pelangia),因此我开始用我的手抄网采集,但我必须把网伸入软泥中。我在每个水塘中搜寻着,在这次艰苦的旅程结束之前,我只在这里发现三个品种。同时我看到大量的死鱼卡在水兰(Vallisneria)长长的绿叶中。在这片和缓流动的湖水中,我也发现了一种亮红色的水兰品种。



这三种鱼中有两种是虾虎鱼:


第一种:小而绚丽的木布塔塘鳢(Mogurnda mbutaensis)是Allen在探险过后所描述的;


木布塔紫纹塘鳢(Mogurnda mbuta)是木布塔湖的特有种

↓↓↓



第二种:是与它相似的带乌塘鳢(Bostrychus zonatus)。


我们在木布塔湖残余水域中发现带乌塘鳢(Bostrychus cf. zonatus)幼鱼

↓↓↓



第三个鱼种:一种还没被描述过的硬头鱼(Craterocephalus)。它非常细小,雄鱼体表金黄而雄鱼为黄色。


一种金黄色的雄性硬头鱼(Craterocephalus sp.)生活在木布塔湖残余湖水里

↓↓↓





由于在木布塔湖残留的水塘中没有发现彩虹鱼(也许它们已经灭绝了?)所带来的失望,我发现下山变得特别艰难。此外磅礡的雨势,让陡峭的喀斯特地形显得特别湿滑。走在我身后的Marcans,突然表示我们应该低头往左爬行,即使我确信应该向前直行。我跟随他的指示,然而我措手不及,我踩到一块长满植被的大岩石上,由于植被生长在上面,我没有发现中间有一个大洞,我摔了进去并且弄伤了我的右手拇指。随后我整个晚上都在努力抵抗疟疾的攻击,因为我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导致疾病爆发;我的拇指已经肿胀到比它正常的尺寸大了10倍,所以几天后我必须在凯马纳接受手术治疗。



帕马河


第二天早上我们开了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埃特纳湾一条我想调查的溪流。那就是帕马河,一条尚未被人探索过的溪流。这是我最喜爱的河流。


位在埃特纳湾的帕马河(Sungai Pama)河口

↓↓↓



结果证明要进入帕马河非常困难,潮汐和无所不在的红树林阻碍了航道。Marcans 下船并尝试用他的弯刀开辟一条道路,我则抓住机会赶紧捕鱼。在半咸水地带,我突然看到一种具有亮眼喙部的水针-异鳞鱵(Zenarchopterus),它们通常会利用它延伸的长下颌吸引像飞虫之类的猎物到水面上。我也捕获了一种和我之前在阿鲁(Aru)北端捕获的品种非常相似的蓝眼类彩虹鱼。它们沿着整个背部所镶烙的独特霓虹色带,可能是为了吸引昆虫。它们是标准的表层鱼类。另一种蓝眼类燕子(Pseudomugil)鱼鳍为金黄色,看起来和沼栖鲻银汉鱼(P. patudicola)十分相似。我也能从水面上认出第四个鱼种—红线娃娃(Tetraodon erythrotaenia),因为它们头部具有一非常宽阔的橙色图案。


帕马河虹银汉雄鱼(Melanotaenia sp. “Sungai Pama”)

↓↓↓




一种来自帕马河的蓝眼类彩虹鱼-沼栖鲻银汉鱼近似种(Pseudomugil cf. paludicola

↓↓↓




帕马河燕子(Pseudomugil sp.“Sungai Pama”)雄鱼

↓↓↓




在研究了所有的详细特征后,你会开始明白生存这些小型鱼种为了生存而演化而来的适应性。我也捕获了一条橙黄宽带贯穿至尾鳍的射水鱼(Toxotes)。这条河流中的虾虎鱼,最突出的是那些具血红色斑点的安汶脊塘鳢(Butis amboinensis)和第一条红色背鳍鳍条格外巨大的断线双边鱼(Ambassis cf. interrupta)。


帕马河的安汶脊塘鳢(Butis amboinensis),具有醒目的红色斑点

↓↓↓




帕马河中一种可爱的玻璃鱼--断线双边鱼,第一根红色背鳍鳍条十分巨大

↓↓↓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分类